您的位置: 鹤岗资讯网 > 科技

黑手党阴影下的意大利垃圾战

发布时间:2019-10-09 21:43:45

  黑手党阴影下的意大利垃圾战

  《环球》杂志驻罗马/宋健

  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湾畔的维苏威火山西朝大海,在平静的地中海沿岸耸立着如此一座海拔1200多米的火山,景象蔚为壮观。而近来,维苏威火山东麓的数个城镇打破平日里的宁静,陷入了一场由“幕后黑手”操控下的官民对立、两败俱伤的“垃圾危机”。

  这些城镇都隶属意大利南部的坎帕尼亚大区,其大区首府是那不勒斯。2007年底,坎帕尼亚地区就曾爆发过“垃圾危机”,民众对当地的垃圾问题得不到妥善处理而举行抗议活动,最后以政府出资将大批垃圾运走,暂时平息了风波。但时隔不到三年,这一地区再度因垃圾问题闹得沸沸扬扬。

  百姓遭罪

  坎帕尼亚大区小城泰尔齐尼奥是这次“垃圾危机”冲突热点城市。《环球》杂志一行10月23日从罗马驱车到现场采访。一进入泰尔齐尼奥,就可以发现这座城镇“与众不同”的地方,城区街道上的垃圾无人打扫,早已爆满的垃圾桶四周堆满垃圾,居民楼前的铁栅栏上挂着各色垃圾袋,商店门口堆起了一人多高的空纸盒,一些沿街角落成了临时垃圾堆,易拉罐、啤酒瓶躺在路中央,沿街商户以及居民住家建筑的大门上均贴着“反对垃圾填埋场”的标语。

  泰尔齐尼奥居民原本对于当地两年前启用的垃圾填埋场已经十分不满,近来当地将新添一座“欧洲最大”的垃圾填埋场的消息导致矛盾激化。这里连日来一直有民众抗议活动,警方出动警力维持秩序,但在晚间演变成数次暴力冲突,已导致多人受伤。

  身居泰尔齐尼奥城中,随时都可以嗅到出垃圾腐朽的气味。城市外围通向垃圾处理场的道路已被石块、树干、废弃车辆所封堵。当地的垃圾填埋场多年前就已经被宣布为军事管制区,相关路段有警察把守,不得靠近。在当地向导的指引下,来到一处高地俯瞰尚未启用的新建垃圾填埋场。在维苏威火山东侧国家公园内,拨开丛生的灌木,一个采石矿遗留下来的巨大凹陷地进入视野。

  向导抱怨说:“政府不让老百姓在国家公园内盖房子,却搞了个这么大的垃圾填埋场。可怕的是,我们不能对倾倒到这里的垃圾进行管控,有毒垃圾倒过来也没人知道。我们生活在这里,环境受到了污染,政府给再多的经济补偿又有什么用呢?”

  抗议组织发给媒体的公开信中开列了当地民众的诉求:迅速关闭目前仍在使用的萨里垃圾填埋场,因为其污染了附近土地的含水层,并对周围的生态环境和特色文化造成破坏;改良目前已被污染的土壤;放弃使用威迪耶罗采石场作为新的垃圾填埋场;解除该地区的军事管制;修改坎帕尼亚大区目前的垃圾处理办法,对垃圾填埋和焚烧作出相应调整;重新制定城市垃圾以及工业垃圾的管理规划,以符合欧盟的要求。

  政府难堪

  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日前召开特别会议,以解决日益严峻的新一轮坎帕尼亚大区“垃圾危机”,多名内阁部长参加了此次会议。贝卢斯科尼宣布由民事保护局暂时接管当地的垃圾处理工作,民保局局长贝尔托拉索前往坎帕尼亚大区首府那不勒斯现场办公。政府投入1400万欧元用于安置赔偿工作。

  这场“垃圾危机”亦引起欧盟的高度关注。欧盟委员会负责环境事务的委员亚内兹·波托奇尼克说,他对坎帕尼亚大区近期发生的冲突感到担忧。欧盟委员会正考虑派工作组前往那不勒斯,评估意大利政府在建设垃圾处理设施方面是否有违欧盟相关法规。如果欧盟委员会决定将“垃圾危机”问题诉诸欧洲法院,意大利可能面临数以百万计欧元罚款处罚。

  在10月28日前往布鲁塞尔参加欧盟峰会之前,贝卢斯科尼专门前往坎帕尼亚大区的一家垃圾焚烧厂视察,并承诺将尽快解决“垃圾危机”。贝卢斯科尼29日在参加完欧盟峰会后直接乘专机赶往那不勒斯,和大区相关各市市长商谈解决对策。经过近两个小时的会谈,贝卢斯科尼宣布将取消新建垃圾填埋场的计划,并承诺在已修建的垃圾填埋场中不会有“污染土壤、散发恶臭”的垃圾。

  坎帕尼亚大区垃圾危机可以上溯到1994年。当地的垃圾分类收集、处理工作进展缓慢,民众生活经常被垃圾问题困扰。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因党派利益冲突,在改进垃圾处理方面工作不力。尽管政府曾专门出台相关法律,划拨专门款项,增设政府专员督办此事,但低效率和官僚腐败致使坎帕尼亚大区的垃圾危机几度浮沉,从1994年宣布进入的紧急状态直到2009年年底才被“摘帽”。

  2007年底至2008年初,贝卢斯科尼政府决定将坎帕尼亚大区的垃圾通过专列运送到德国北部的不来梅哈芬港处理,以缓解当时的危机。媒体给算了一笔账:运往德国处理每吨垃圾的费用是215欧元,其中一半还是用于运费。而在坎帕尼亚大区当地垃圾处理费竟高达每吨最少要290欧元,最高甚至到1000欧元,其中垃圾打包费120欧、运输费20欧、临时存放费每年150欧,有的垃圾一存放就是十年。

  当年意大利南部还忙着讨论建设垃圾焚烧炉时,意大利媒体却跟踪发现,垃圾到了德国之后,并不是被扔进了焚化炉,而是被进行分拣,由德国的垃圾处理公司将可回收的二手原材料和有机化合物直接卖给工业企业,其他剩余垃圾则被送到生物机械冷处理设备中进行处置,并没有产生意大利人所认为的焚烧垃圾废气污染问题。

  谁在渔利

  在“垃圾危机”冲突中心、小城泰尔齐尼奥,见到了这样的一幕:当天是周六,下午三点多钟,一队摩托车轻骑车队呼啸着从小城一条主要的华人商业街穿过,每辆摩托车上坐着两个年轻人,一个开车,一个挥舞着手中的东西并吆喝着街两旁商铺赶快关门。华人商店的老板见此情景,即刻招呼伙计关门歇业。一位周姓的老板告诉:他们这是提前预警,如果不关门,待会就有可能往店铺里扔燃烧瓶。讲话时这位生意人一脸紧张与无奈的神情。

  据当地居民反映,普通民众不希望受到垃圾处理场的威胁,他们进行的完全是和平抗议,而所谓“警民冲突”一般发生在天黑以后。入夜之后,城市的公共照明完全中断,和警察发生冲突的是一些蒙面人。民众并不清楚,黑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其后果是明显的:城市正常的生活秩序遭到破坏,导致政府和民众的矛盾更为尖锐,社会局面更为混乱。

  究竟是谁在垃圾事件中得到了好处?在这场危机中,坎帕尼亚大区黑手党组织卡莫拉的身影一直时隐时现。意大利年轻作家萨维亚诺2006年出版了同名小说《卡莫拉》。这部纪实作品以卡莫拉组织为原型,揭露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黑手党控制酒吧、商铺、时装生意等等事例,其中垃圾处理业是黑手党操控的重要一环。小说出版后,引起巨大社会反响,仅在意大利的销售量就达120万册,并被翻译成42种语言出版。

  根据媒体披露的线报,卡莫拉领导人认为《卡莫拉》这部作品“制造了太多噪音”,决意除掉萨维亚诺,并定出最后期限,他们计划在那不勒斯到罗马的高速公路上炸掉萨维亚诺的车。在《卡莫拉》发表后的两年里,7名警察对萨维亚诺实施24小时贴身保护。

  卡莫拉插手坎帕尼亚大区的垃圾处理业务,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2007年底爆发“垃圾危机”之后,时任意环境部长的阿方索·佩科拉罗·斯卡尼奥就明确指出,垃圾危机源于黑手党组织卡莫拉操控当地的垃圾清运工作。

  就在坎帕尼亚大区垃圾究竟向何处去的敏感时刻,亚平宁半岛最南端的卡拉布里亚大区拉梅齐亚泰尔梅市市长詹尼·斯佩兰扎30日的一则表态,引起了意大利媒体的关注。他宣布禁止在该市的垃圾填埋场里倾倒来自卡拉布里亚大区以外的垃圾,并授权当地警方采取一切必要的阻止措施。

  斯佩兰扎的宣布颇耐人寻味,他在解释这一决定时说:“我的这一立场并不是向遭受不幸的人们关闭大门。但是我确信,意大利南部有人在利用民众的不幸赚钱,他们制造紧急事态,而目的是做生意。”

  刘永丽

秦汉三国
债券
开原民生在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