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岗资讯网 > 娱乐

猎杀地狱恶魔 第一百三十七章 幻九城主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6:47

猎杀地狱恶魔 第一百三十七章 幻九城主

自家儿子这是鬼迷心窍了啊?

齐玄策在心中嘀咕,但倘若连‘一定要’这种不理智的话都说出来时,那么显然,这事已经和金钱的多少无关了。

所以,

他向身后的江小流缓缓伸出了两根手指。

江小流自认是个很屌的人物,哪怕在做傻逼的时候,也要努力的去做一个很屌的傻逼。

因此,江小流快速收起哭丧的脸,挺起胸膛,换上一副有钱任性没钱认命的欠揍模样,环顾一圈会场,缓缓道:“两百万金!”

幻九城一直认为自己很牛逼。

实际上,它也的确很牛逼,在不死集市之中,不论是什么势力,在它面前从来都是和颜悦色小心翼翼的。

虽然不死城明确宣布过,不死族人在集市中仅仅维持治安,并不享有任何特权。

但许多猎魔人都有一个自发的共识——这话听听就行了。

在人家的地盘,不享有特权是人家品格高尚,享有特权才是理所应当。

人家做主人的随便客气一下,你身为客人可千万别觉得一切就真都平等了,否则,为啥人家住在天上,而自己还得挤在乱哄哄的集市中呢。

所以,此刻比较尴尬的是,幻九城以前有多认为自己牛逼,现在脸就被打的有多生疼。

因为一楼大厅里的几个小子根本没搭理他们。

被打了脸,通常有两种选择,一是忍气吞声,捂着肿胀的脸庞仓惶退避三千里,这是弱者。

至于强者,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挟狮子搏兔之威,大耳帖子像疾风骤雨般呼过去,扇倒之后,再狠狠踏上一万只脚。

幻九城是强者。

至少,他们自认为自己是强者。

因此,当两百万金的报价响彻大厅时,二楼包厢里发出一声怒吼,一个人影闪出来,直接越过护栏,如炮弹般砸落下来。

这身影或许真挟了狮子搏兔之威,浑身散发骄傲的凶焰,直直砸在了江小流身旁。

砰!!!

木屑与碎石齐飞,伟岸共不屑一色。

江小流像保持牛逼的表情,可那人实在太凶太凶,以至于他不自觉向左挪了半步,避其锋芒。

这一幕被那人看在眼里,不禁哈哈大笑,笑声如暴风散开,刮的整个大厅一片狼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当是哪家的富家子弟,原来是一群没胆色的怂货,哼!竟也敢与老子抢东西!”

待尘埃落定,那人显出真身,却是一位身高九尺,面如锅底,壮硕如牛的猛张飞似的人物

此人身披暗黑甲胄,眼如铜铃,方鼻阔口,满脸针扎般短须,模样看起来,犹如后现代主义里杰出的抽象派艺术品。

哗地一声,那人立身的方圆十米之内,所有人都仓惶躲闪着,齐玄策护住了长崎,同样站在一旁。

“本人熊塔,幻九城主,小子们,你们可有什么对本城主说的,嗯?!”

真是人如其名,熊塔凶悍的目光刮过江小流的面皮,尤其在贾仁身上停留数秒,却是直接忽略了齐玄策。

“熊城主,你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齐玄策右手有意无意的搂在长崎美妙轻盈的腰身,望着熊塔那张不忍睹视的脸,舔着嘴唇。

“说不说先搁在一旁,就你这张脸,容本圣主猜测一下。”

“那夜,你母你父在床上激战正酣,在你母持续不断的嘶声嚎叫之中,你父尾椎骨上终于被唤起一阵酥麻,在一声喉咙深处发出的低吟里,精华喷涌。”

“这本是极好极好的,问题在于,大量精华顺着你母臀部流到床单上,最终化作一片棕黄色污渍。只有少许残渣被吸收,于是十月怀胎,熊城主便呱呱坠地了。”

这话真是刻薄尖酸没有素质到了极点,会场中人皆是张大了嘴巴,望着这个不知死的年轻人。

但齐玄策还没说完。

“总而言之,熊城主一出生,便夺天地糟粕之大气,聚残渣之先天,化丑逼之巧夺天工,堪称不死族一无敌鬼才,震慑钟馗,不让黑旋风。”

这是,找死吗?

随着齐玄策的恶毒推敲,熊塔的悲惨一生宛若一副画卷,徐徐展现在众人眼前。

许多人已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了,在他们的幻想中,似乎已看见了齐玄策那颗俊秀头颅离腔而起的血腥场景。

至于当事人。

从二楼砸落的幻九城主熊塔熊大人,那张本就面如锅底的大脸盘子,已经阴沉成海啸前的大海,风暴似乎酝酿到了极点。

“找死!!!”

终于,在熊塔确定自己的嘴皮子不如眼前这个可恶的小杂碎时,一声暴喝响起,同时,一把堪比半扇大门的巨刃凭空显现,直接拍向了齐玄策,连长崎也笼罩在内。

这门板大刀在空中仅仅一瞬,便在风雷声中拍到了齐玄策眼前,不死集市内不许动武的规定,仿佛丝毫不能约束这位幻九城主。

齐玄策没有任何动作。

他现在不同以前的孤家寡人,他是有护法的人了。

咻!

一条惨白骨手直接斜斜撞到巨刃一侧,当地一声巨响,势大力沉的巨刃被荡偏了半尺,一斩落空。

十八条白骨长链瞬间透体而出,在空中摇摆不定,黑袍贾仁犹如一只张着触手的诡异蜘蛛。

这一幕惊呆了会场中的不少人。

因为那白骨长链中的恶魔气息显而易见,什么时候,猎魔人竟然和地狱亚种混在一起了!

而熊塔一击无功,更觉虎口微微发麻,便拿一对铜铃双眸重新审视着贾仁,渐渐收起了轻视之意。

“怪不得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强域境高手,敢不敢报上名来。”

贾仁自然不会搭理他,江小流眼见局势对己方有理,则立马跳了出来,“我说你这人是真傻假傻,都动过手了还问姓名来历,有意思吗?”

熊塔脸色一寒,正要怒斥,忽听齐玄策的声音响起:“平匠巷。”

“你要问,我就答。鄙人,乃是平匠巷之主齐玄策。”

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会场在短暂呆滞之后,爆发起最猛烈的惊呼声。

四大圣地之一的平匠巷。

亳州性病医院
荆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吐鲁番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亳州性病医院费用
荆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