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岗资讯网 > 游戏

阵皇传奇 叁拾壹-九幽通冥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4:10

阵皇传奇 叁拾壹:九幽通冥

话説星月为寻找宗座梦幻,跳进了幽冥井中。

幽冥井深不可测,星月靠这三十六把笨重的黒矛,一直掉了三四个时辰,却依旧没有掉到尽头。看着散发着幽幽绿光的井壁,井壁上嵌满了白色的枯骨,一滴滴嫣红的血水时不时的从井壁渗出,滴落。

看着这骇人的场景,星月心中瘆得慌。

也不知过了多久,星月感觉眼前一黑,便不再掉了,四周漆黑,黑得深邃,黑的骇人。就算星月实力堪比神祇,可是在这黑色的空间中,也依旧看不清一丝一毫,星月将三十五杆黑色战矛背在背上,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把战矛,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黑,可是黑就是黑,无论怎么打量,就算将自己的手伸到眼前,依旧无法看见。

星月运转着功法,想让自己的身体散发出琥珀色的神光,以照亮周围,可是让他失望了。功法运转正常,握了握握着战矛的手,神力澎湃,可是身体就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光,这让星月犯难了。

在这片漆黑的空间中,根本没有方向感一説,星月胡乱的走了一通,到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他眉头皱着,难道真的要困在这里。这绝对是他不允许的。于是星月又开始焦急地转悠起来,踩着坑坑洼洼的地面,希望能找到一条路。

一直就这么转悠着,连他自己也不是知道转悠了多久,应该有两三天了吧,星月想到,就在这时,远处的一diǎn如血一般嫣红光吸引了星月的注意。随后星月又警觉起来,在这片漆黑的空间中,自己远超传奇级神祇的实力都无法发出一丝一毫的光亮,而对方却能发出红色的光满,岂不是説,对方的实力远胜于自己吗?在这个已经被渊面占领了的冥界中,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星月背负着三十五杆战矛,手持一把战矛,向着哪一diǎn红光走去。他的身体中神力澎湃着,预示着他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其实星月也不想过去,因为实在太冒险了,可是不过去又不行,他不像被困在这片空间中几百上千年。

慢慢地走近了,星月才发现,那diǎn红光竟然是一只灯笼发出来的。

不远处,一个身着黑色长裙,肤白若雪,唇若滴血,青丝及地的,不过是十三四岁的xiǎo女孩正手持一把散发着血红色微光的灯笼,笑嘻嘻的看着他。星月静静的看着她,并没有走过去。

打量着她,星月发现,在她的身上,色彩显得分外的分明,黑就是黑,红就是红,白就是白,整个人给人一种分为空灵,毫无杂质的感觉,散发着纤尘不染的气质。

不过,虽然感觉到xiǎo女孩对他并没有杀意,可是行月命还是不敢靠近,因为,在那红灯笼发出的红若鲜血的红光照应下,星月清清楚楚的看见,原来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地面上,铺满了森森白骨。

生命仅此一次,容不得开半分玩笑。

“你好,我叫幽幽,你叫什们名字啊?”那个手持血色灯笼的xiǎo女孩红得滴血的嘴唇轻启,宛如仙乐一样美妙的声音在星月的耳边围绕。

“我叫星月,请问你能把你手中的红灯笼借给我吗,当然了,不是白借,我可以给你报酬。”星月如是説道。

听到星月的话,那个名叫幽幽的xiǎo女孩不满的撅了撅嫣红的xiǎo嘴儿,“人家就是来接你的,好不好,如果灯笼给你了,我怎么走出去呀。”星月看着她,不像是在説谎,不过心月还是摇了摇头,“谢谢你的好意。”説完之后,星月便转身,向着一边走去。他不想冒这个险,在冥界,他一个人也不认识,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接他,怕是来送他的还差不多,送他去死。

幽幽见星月理也不理自己,转身就走,微微一笑

阵皇传奇  叁拾壹-九幽通冥

,心中咕哝着,“这xiǎo家伙还真是警觉啊。”于是也手持红灯笼,亦步亦趋的跟在了星月的身后。看着星月身后的三十五杆战矛,心中也有些吃惊。三十六天罡的幽冥骑士这么快就被他干掉了。

星月一直很警觉,走了许久,感觉那个幽幽竟然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于是便转身,冷冷的看着她,“你到底是谁?”幽幽被星月突然转身,然后发问吓了一跳,然后一副惊魂甫定的样子,用自己宛如凝脂白玉般的xiǎo手抚了抚自己的xiǎo胸脯,看着星月有些责备的説道:“你干嘛,吓死幽幽。”随后又低着头,看着地上的森森白骨,xiǎo声的咕哝着,“月泉老人让我来接你,你竟然这样吓我,哼,气死幽幽了。”

“月泉前辈让你来接我?”星月像是抓住了什么似得,看着那个名叫幽幽的女孩。女孩diǎn了diǎn头,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星月,“是啊,月牙湖畔的月泉老人,是他让我来接你的。”

星月皱着眉头,静静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看似年龄不过十三四岁的xiǎo女孩儿,总觉得她不简单。女孩儿幽幽看着星月不相信的眼神,气鼓鼓的撅着xiǎo嘴儿,“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总是疑神疑鬼,像你这样,还能不能在一起快乐的玩耍呀。”听了xiǎo女孩幽幽的话,星月噗嗤一声笑了。

这个女孩还真是可爱。星月在她的身上没有发觉到一丝一毫的危险气息,于是笑着走上前来,摸了摸xiǎo女孩幽幽的xiǎo脑袋,“好了,我跟你走吧。”听到星月如实説道,幽幽转身,打着灯笼,踩着地上的枯骨,蹦蹦跳跳向前带着路。不过星月没发现的是,此时xiǎo女孩的脸上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和她十三四岁的外表极不相称。

幽幽带引着星月,踩着枯骨路,问道:“你知道幽冥吗?”星月摇了摇头,“不知道。”幽幽听后,停下,转过xiǎo身子看着星月,一脸吃惊的样子,“那你还敢来?”星月看着远方极致的黑暗,“我不得不来。”

幽幽好奇的看了看星月,见星月并没有解释的想法,便很没趣的“哦”了一声后,继续説道:“这儿叫做九幽路,路上一片黑暗,如果没接引使,那么就会一辈子困在这九幽路上。”星月看着幽幽,“那你就是接引使了?”幽幽摇了摇头,“这并不是真正的幽冥,所以在这里,还没有接引使,我只是来客串一下的。”星月扑哧一声,接引使也能客串?

“过了这九幽路,你就会看到一条河,那条河很黄很黄,在河上还横亘着一座白玉石桥,本来石桥上应该有个老婆婆在哪儿发汤水的,不过现在似乎还没有出现,然后过了石桥,你就会看到满地都是鲜红色的花朵,那些花儿可漂亮了。然后呢,我们继续向着前走,就会看到一片广阔无边的黄色大海,我跟你説嘛,那黄色大海中的水苦得要死,不过幽幽没有喝过,是听别人説的,本来呢,大海中应该还有一个渡船人的,不过好像也没有出现?”幽幽一边走,一边介绍道。

星月听得有些惊奇,黑暗的路,接引使,黄色的河,白色的桥,发汤水的老婆婆,红色的花儿,很苦很苦的海,还有渡船人。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在九幽路的尽头处,会有一群长着牛头和马脸的怪物守着,它们不准活着的生灵过去。”説着,幽幽便指着不远处站着的一排排长着牛的脑袋,马的面孔的怪物説道。原来在不知不觉间,星月便被幽幽带出了九幽路,四周的光线又有了,只是有些昏暗罢了,昏头看向来时的路,仅余下一片深邃的黑。

“你要打败它们,我们才能过去。”幽幽指着那群牛头马面説道。随后,就向着星月的背后退了退。星月打量着那一群牛头马面,至少有四五十只,每一只似乎都有传奇神祇的实力,可是给人的感觉,它们好像都没有生命一般。

背着三十五杆战矛,来到了那群牛头马面的面前,“铮”的一声,星月将背着的三十五杆战矛插在了地上,看着那群牛头马面,“还请让我们过去。”

“阳界之人,速速返回。”几十位牛头马面异口同声的吼道,随后还往前踏了一步。星月明白,这一战无可避免,因为他是不可能返回的。

“那就战吧。”星月话音落下,将手中的一杆战矛狠狠的掷了出去,只听“叮”的一声,前排的一只马面被战矛狠狠的插中,倒飞了出去。而后,那一群马面牛头便手持鱼叉长矛向着星月冲来。看着冲来的牛头马面,手持红灯笼的女孩幽幽向后退了一步,看着星月对敌。

星月也是二话不説,抓起身边的插在地上的战矛,神力涌动,一只又一只的战矛被星月用力的掷出,只听叮叮声不断,一只又一只的战矛洞穿了牛头马面的身体,将它们打飞了出去。而后星月一个扑身,直接扑到一个身上插着战矛的马面面前,一把握住战矛,用力一抽,只听扑的一声,战矛被抽出了,暗红色的鲜血冲马面身上的窟窿中喷出。

星月一脚将其踢开,将身边的数只牛头马面撞飞后,手持黑色战矛,与剩余的牛通马面血战起来。还好这些牛头马面都不是很强,星月在他们中间自由的冲杀,如入无人之地一般,一个转身,翻手将一插,手中的战矛直接洞穿了一只牛头的身体,另一只手一拔,带着狂飙的暗红色鲜血,将另外一只战矛冲马面的身体中拔出,然后又是如此,不断的重复着。

幽幽撅着xiǎo嘴儿,看着血腥的场面,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xiǎo嘴咕哝着,“如果是真正的牛头马面,你早就死了无数次了,只不过这方冥宇还没演化完全罢了。”

雪雾散去,所有的牛头马面都被格杀在了地上,星月将地上所有武器都收在一起,细细算来,有六十三只战矛,二十七只鱼叉,这些武器都是黑色的,星月也认不出材质,但都坚不可摧。

“你把这些东西收着做什么?”幽幽好奇的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问道。星月看着手中的武器,“幽幽,你认识这些材质吗?”幽幽憋着xiǎo嘴儿,心中想着:自己问他问题,他非但不答,还好意思问自己,真是的,还好幽幽大人不和你计较,就告诉你吧。于是幽幽便转身背对着星月,气鼓鼓的説道:“只是冥界的一种石头。”

星月大吃一惊,“你是説,这些闪着金属光泽的东西是石头?”又有一下子转过身来,没提灯笼的那只手叉着腰,生气的质问道:“你不相信我,那你还问我干什么,哼,不理你了。”説完,就独自向前走去。星月就如同丈二的和尚,有些摸不着头脑。

背上鱼叉和战矛,又跟了上去。

张掖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张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张掖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张掖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