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岗资讯网 > 健康

光伏教父杨怀进做电站是行业唯一出路

发布时间:2019-09-14 13:50:08

光伏教父杨怀进:做电站是行业唯一出路

生意社09月23日讯

生存的压力让越来越多的国内光伏企业开始投资下游的光伏电站来寻找新出路。 进入9月以来,作为国内A股最大的光伏企业海润光伏就屡屡出招,该公司先宣布将斥资4.9亿元来建设两个总计40兆瓦的光伏电站,随后又表示将和国电电力合资成立项目公司,投资建设共计69兆瓦光伏电站,投资金额达10亿元。 9月19日,海润光伏CEO杨怀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今的行情下,卖组件远不如建电站赚钱,今后该公司重心将全面转向电站开发,“电站建得越多越好”。而杨怀进所想也代表了国内大多光伏企业的想法,阿特斯、英利、尚德等公司近期来纷纷加入到电站的开发中,从国内到海外,皆可见光伏企业在电站领域的身影。 建电站逆境突围 投资电站时,一般采购逆变器等产品可以先预付部分货款,可待完工或出售后再还款,海润光伏无须付太多现金。 杨怀进素有“光伏教父”之称,曾先后参与创办了无锡尚德、南京中电光伏、晶澳太阳能以及海润光伏4家上市光伏企业,不过即便是教父也难以用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光伏行业的寒冬期,到目前为止,在海内外的所有光伏上市公司均已陷入亏损境地。 海润光伏也不例外,8月中旬,海润光伏公布了2012年上半年营收报告,销售收入、利润总额、净利润等主要财务指标与去年同期相比均出现负增长,财报显示,公司2012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5.4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亏损1.34亿元,而上年同期净利为2.30亿元。 虽与无锡尚德、赛维LDK等企业动辄几十亿元的亏损相比,海润光伏亏损尚小,但杨怀进却已在去年下半年带领公司开始全面转型,重心已移到光伏行业下游的电站开发。他向表示,与在美国上市的光伏企业相比,在国内A股上市的海润光伏融资相对容易,这些融来的钱均会用于光伏电站的开发。 为投资电站,海润光伏今年来资本运作频频。今年5月,该公司拟定向增发不超过5.03亿股,发行底价7.56元/股,融资约38亿元,分别用于投入罗马尼亚光伏电站项目、晶硅电池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等,其中光伏电站拟耗资19.8亿元;今年7月,海润光伏拟向国家开发银行申请不超过4800万欧元中长期借款,以满足在海外光伏电站项目建设的资金需求。 9月,海润光伏又投资2.46亿元在甘肃金昌建造一个20兆瓦光伏电站,随即在新疆柯坪县也准备投资建设一个20兆瓦的光伏电站,投资为2.47亿元。据杨怀进向表示,这个项目的资金并不是上述融资而来,而是皆来自公司自有资金。 江苏一家光伏组件企业高管向表示,在如今行业低谷之际,诸如尚德、赛维这样的巨头都开始裁员减产,现金流严重紧张,而拿出近5亿元投资电站已属于大手笔,而且从目前来看,这两个电站为海润光伏独资所建,更是面临建好后的销售风险。“这两个电站在建设之前肯定已经有企业愿意出资购买了,不然以杨怀进的谨慎性格不会这么冒进。” 据多方了解,这两座光伏电站的背后买家可能为招商新能源集团,该公司为招商局集团旗下专业的新能源公司,近年来在光伏产业上屡有动作。 而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招商新能源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原与杨怀进关系颇好,8月底,李原与中国科技发展集团总裁廖凌祥等一起去海润光伏江阴市总部密会了杨怀进,三方还签订了200兆瓦的电站合作开发协议,其中,招商新能源作为电站的投资运营者,中国科技作为技术服务提供商将在未来3年内与海润光伏共同开发国内外光伏电站项目。 海润光伏的脚步仍未停止。9月17日,该公司又宣布将与国电下属四家子公司成立合资的项目公司,将投资10亿元建设69兆瓦的光伏电站,海润光伏持股35%,出资额度为20%,为此该公司需出资6963.04万元。 对此,上述江苏光伏组件企业高管则表示,投资电站时,一般采购逆变器等产品可以先预付部分货款,可待完工或出售后再还款,因此,海润光伏无须付太多现金,而它也能用组件产品来折算成现金。 该高管认为,杨怀进转向下游投资光伏电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能消化自己的组件产品,来刺激销售;另一方面则是因建电站有合理利润可图,这也能为今年的财务报表减少亏损数额。 向下生长 做光伏电站,虽然需要不菲的投资,但只要内部收益率达到8%以上就能盈利。 在杨怀进看来,国内的电池组件企业把业务延伸向下游的电站业务已成行业趋势。据了解,到目前为止,海润通过股权收购、全资投资或者合作等方式投资光伏电站共计416.26兆瓦,已有两家电站并运营,初步已实现收益540万元。 “做光伏电站是目前行业唯一的出路。”杨怀进向表示,他认为,今年以来,几乎所有卖组件的企业都在亏本赚吆喝,即便这样有的企业还是销路困难,而做光伏电站,虽然需要不菲的投资,但只要内部收益率达到8%以上就能盈利,这在行业寒冬的今天尤为重要。 据了解,今年以来,海润光伏已经并的大部分电站,都会陆续出售,出售价格基本能保持10%的净利润,而暂时未出售的电站,已开始享受补贴,回收周期将在8年到10年左右。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也正如此众多光伏企业纷纷挤入下游的电站开发领域,无锡尚德今年投资或合资开发的电站有近百兆瓦;天华阳光董事长苏维利也向本报透露,该公司在全球的光伏电站安装量将达到650兆瓦,其中南美洲就将达到100兆瓦;而阿特斯8月底刚销售出一个位于加拿大光伏电站,卖了4800万美元。 阿特斯一位人士向表示,该公司去年在电站领域的收益仅有10%,而今年已猛增到25%,为此,阿特斯在今年上半年就已在美国收购了11座,装机量从2兆瓦到29兆瓦不等,总量为122兆瓦的光伏电站项目,而今这些项目已经陆续开工。 但常州天华新能源公司总裁谢潇拓则认为,光伏电站虽然盈利,但目前已出现盲目跟风现象,需警惕风险和泡沫。“国内的光伏电站收购方主要为国有电力公司、基金投资公司等,但如今的势头是,电力公司已经逐渐减少从卖方手上收购电站,而是转向自己投资建设,而基金公司等也因电站稍显缓慢的回报率而变得越来越谨慎。” 谢潇拓表示,目前投资建设光伏电站主要有三类公司,一是大型国有电力公司,二是光伏组件企业,三则是自由投资者,而其中电力公司因为财大气粗毫无风险和压力;而光伏组件企业则往往选择和电力公司合作,或在建造电站前就已和买方签订购买协议,因此风险也不大;最为危险的则是那些对光伏行业涉世不深的投资客,“如果电站卖不出去,很可能会血本无归”。 “另一个也需要警惕,电站正在成为光伏企业们的新战场。”谢说,他认为国内的企业很可能把组件的价格战带到光伏电站的销售中去,为了尽快出手,难免再次大打价格战,到那时,我国光伏产业将再次陷入新的怪圈之中。 不过,杨怀进则认为,经过光伏产能过剩的洗礼和冲击,国内光伏企业已经逐渐趋于理性,而且建设光伏电站需要大批投资,因此就目前而言,电站领域企业们蜂拥而入进行价格战的可能性不大,“至少我在投资光伏电站的时候,为了保证利润,对项目评估、项目选择、工程设计、运营维护等都有极高的要求,因为在这样一个光伏寒冬期,已经不允许企业再犯错误。”


微信微商城怎么开通
微商城软件
微信微店怎么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