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岗资讯网 > 体育

【海蓝·小说】小华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4:07
一片寂静,万籁无声。在这寂静之中,偶尔传来一两声狗的叫声。此时,天刚擦黑,正是忙碌一天的人吃晚饭的时间。
大军的家,也和外面的夜色一样,寂静无声。
大军回到家时一进门,就看到老婆月秋的冷脸。大军对老婆习以为常,一屁股坐在炕沿上,操起摇控器就打开了电视,一边找台一边问:“晚饭吃什么?”
“吃西北风。”月秋紧跟着说。
“成天价拉着个驴脸你给谁看呢?饿得有些恼火的大军没好气地说。
“成天就知道吃、吃、吃,咋不吃死你呢?”
月秋从来没把丈夫放在眼里,对他的反抗尤为生气。
夫妻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样的唇枪舌剑地闹腾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尤其是月秋想分家开始,家里更是鸡犬不宁。
大军一看老婆的架势,今天别说没饭吃,整不好又要战争升级。看看悄无声息的西屋,他知道母亲和孩子也在饥肠辘辘之中,于是打算息事宁人,就去厨房准备做饭,厨房里什么都没有,只要一小把挂面,就凑合着煮了,分成三碗,送给西屋两碗,自己占了一碗……母亲和孩子如临大敌,儿子都不敢正眼看他,小心翼翼地接过碗,看着奶奶……
大军正吃得津津有味,秋月如下山猛虎一般冲到他面前,先是扔了碗,接着劈头盖脸地打了起来。大军实在忍无可忍,回手给他一巴掌,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秋月立刻闹了起来……
正打得不可开交,月秋在家里又哭又闹,周围邻居闻讯前去劝解,好不容易拉开撕扯在一起的夫妻,只见月秋梨花带雨,一声高似一声地数落着大军的不是。人们从月秋的数落当中,渐渐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月秋想分家离开唯一的婆婆单过,她更想在村北最宽阔的地方盖一间大房子,本来一手遮天的月秋,遭到大军无声的反抗,才让世态演变得愈来愈紧张……大军就是不吞口,而西屋老太太的屋门也紧闭着,偶尔传来一两声儿子虎子胆怯的声音……
知道是这件事,左邻右舍都不好插嘴。但既然来了,又不能什么都不说,只能浮皮潦草地劝解一番,就渐渐散去了。
秋月不甘心事态和往常一样不了了之,就拉住要走的邻居张嫂说:“他嫂子,你帮我评评理,你说二弟结婚也好几年了,不管老人不说,还单独在外面逍遥自在,留下我们跟着受苦?他们跟神仙似的,”她一指大军又说:“也就这样的软货,怎么也硬气不起来,这次不给我个准话,我说什么也不答应。”
那个叫张嫂的急于脱身,就出主意说:“你去介绍人苗婶家里看看,看看她能不能拿个主意,你和二弟都是她说的媒,兴许她能有些好主意。”秋月知道别人是帮不上自己了,看了看闷头抽烟的大军,也不顾得天黑,一气出了家门。
苗婶正在家里悠闲收拾碗筷,看见月秋急如星火地闯了进来,苗婶甩着湿淋淋地双手把月秋让进了里屋。
月秋屁股还没坐稳就说:“婶子,这回我得向你讨个主意。”
苗婶看着月秋脸上的泪痕就有些不悦,但尽量掩饰着:“怎么了?又跟大军吵起来了?你三天两头这样闹有意思吗?今天又是什么事呀,怎么总是又不依不饶的?”
月秋委屈地撅起嘴巴说:“还不是那点破事,你说老爷子临死剩下的八万多元钱,老太太死握着不放,伺候她这么多年也够本了吧?她到底想干嘛?小华没进门的时候我就张罗着盖房,现在小华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还没个说法,自从这小妖精进门,把老太太哄得提溜乱转,早晚有一天,钱得入了小妖精的兜里,你说我能甘心吗?”
苗婶的脸色垮搭一下掉了下来说:“小华要接老人,你不是横扒拉竖挡着吗?你怕老太太把钱给了小华,这不是你自找的吗?怎么现在到成了人家的不是?”
“我,我,我还不是想让老太太把钱拿出来后再去他们家。”
“好事都让你占了?你既想得钱,又不想养活老人,月秋做人能这样吗?”
“怎么说我们也管了这些年了,如果她把钱都给我,她不走也行。不管是为了啥,钱必须由我管,再说了,这些年我对老太太不薄。”
“哪你想咋样?”苗婶有些气呼呼问。
“你帮忙找老太太说说,我要钱!”秋月倒也爽快。
苗婶奇怪了说:“你家的事我能做得了主?”
“不是,”月秋急忙分辩说:“小华不也是你介绍进门的吗?你和她娘家妈又是铁姐妹,我是想从你嘴里透透话,看老太太到底是怎么想的。”
苗婶不以为然地说:“你呀,怎么说你呢,从结婚到现在你就没消停过,你看大军多好的男人,让你欺负成啥样了都?再说了,那八万元凭什么都给你?”
月秋动了气说:“不给我给谁?给那个小妖精吗?做梦!她也不想想,生了个赔钱货还想占大头?”
苗婶说:“你不也是女人吗?现在早就男女平等地,谁还吃你这套?”
月秋自信满满地说:“婶子,连那皇宫内院都要的是小子,何况咱们平民百姓了?我算是认准了这个死理。”
天气并不十分的热,苗婶竟然出了汗,她有些气恼地说:“月秋呀,你说你家大军多老实的一个人,整天低三下四哪还有个男人样?你让他在外面怎么做人?”
月秋忽然有了同感似地说:“我也嫌他窝囊,让他管老太太要钱就耍熊,我有时跟老太太说,她像个木头似的不做声,让大军开口,跟要了他命一样,见着老太太一点章程也没有,我这辈子算是瞎了眼了……”
本来汗流浃背的苗婶顿时怀如抱冰冷冷地说:“月秋,你家大军是村子里远近闻名的孝子,只从你嫁到他家,大军的孝顺名声可大不如从前。再说了,你怎么这么说话?谁瞎了眼?不待这么骂人的吧?要不是当初你……”
月秋脸一红,点头如捣蒜说:“苗婶,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可他真窝囊。前两天小妖精描眉画鬓的上了趟城里,回来耀武扬威地她给俺家虎子买了一个什么全自动的书包,给她自己的丫头买了一个童车,就她那吝鬼?舍得这些?我怀疑是老太太背着我给她钱了,长此以往那点钱还经得住这么零揪?让他去问,死活也不干,我明儿进城到要看看这些东西到底花了多少钱,要是让我整明白了看我不大闹天宫!”
苗婶用轻蔑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月秋毫无理会地接着说:“苗婶呀,你能不能上我们老太太哪透个话,看她的钱是不是不足八万了?”
苗婶说:“要是不足你能怎么样?”
“不足?”月秋狠狠地说:“不足我不把房子掀了我就不是月秋!”
苗婶说:“你呀,你当姑娘的时候也不这样呀?要知道你这样,我也不把大军这么好的小子说给你了。”
月秋也看出苗婶的不快,有些收敛地说:“苗婶,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可这钱就算分,也得让我们知晓吧?你说老太太偷偷摸摸地给他们,这事让谁也咽不下这口气呀。”
“你怎么不直接找老太太明问?”
“还不是大军横档竖档着,今天晚上打架就是因为我要找老太太说个明白。”
“那你明天不当着大军的面问老太太不也是一样?”
“大军说了,我要是没有证据,他……他要跟我离……”
“你呀!”苗婶仿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可不想离,不过这事我要是不弄明白,说什么我也过不去。”
苗婶叹了一口气说:“我真不愿意管你家的事,这事我知道,前些日子小华小产了,人家娘家妈心痛女儿,给了五百让补补身子,她哪舍得自己补?就把这钱买了这两样,她说虎子和丫头要这两样不是一天两天了……”
月秋一下愣了,半天才缓过来,接着声音低了下来疑惑地问:“真的?那、那我可不清楚了。对了,小华不是一直想要二胎吗?怎么还流了?”
苗婶说:“她才不想要呢,是二军想要,他说想要个儿子好接户口本。”
“什么?她不想要?”月秋疑惑地看着苗婶。
苗婶说:“小华说了,咱们家有了一个虎子就够了,丫头挺好的,说什么也没要。”月秋放下心来说:“苗婶呀,说实在话,我真怕小华他们有了儿子,那、那钱就更没我们份了。”
苗婶说:“你就这点小章程,就是太自私,遇事就只想自己。”
月秋有些半信半疑地问:“我就不信小华她没在你面前说过我和老太太的坏话!”
苗婶想了想说:“她可没在我面前提过你,老太太嘛,她还真说过。”
“怎么样?”月秋来了精神说:“别看她在家里妈长妈短的,我就不信她心里就没个小九九。”
苗婶说:她说老太太哪点都好,就是太重男轻女,对丫头不如虎子。
“这……”
“月秋呀,不是我说你,你和小华都是我介绍过去的,小华不常来,只要来了,就一个劲地夸婆婆,总说我给她找了一个好人家,在看看你?不是骂小华就是骂婆婆,大军就更不在话下了。”
“我、我……”月秋第一次理屈词穷。
苗婶语重心长地说:“月秋,你和小华都是我介绍的,如果我单听你的,我还以为你遇到了恶婆婆,每次小华来,我的心情都非常好,她总是感激我给她说了这么好的人家,碰到了这么好的婆婆……”
月秋有些气短地说:“他们、他们又不在一起过,当然竟说好话啦……”
苗婶摇了摇头说:“人家小华总想着把婆婆接过去,还能照顾丫头,都是你怕钱落在小华手里,而老太太也实在离不开虎子……”
月秋的语气越来越低,她小声说:“我、我,反正那钱不能入了赔钱货的手里。”
苗婶说:“看你这样,我就告诉你吧,真不愿意管你的事,你和小华的差距太大了,前先天小华来我家还说呢,村里只能建最后一批房了,她要说服老太太把钱给你们,她说虎子长大了用钱的地方比丫头多,丫头将来找个好人家就什么都有了……”
月秋有些不信地追问了一句:“她、她真这样说?”
苗婶不屑地说:“那还有假?我用得着骗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哪……”月秋第一次低下了头,声音也低了下来。
还没等月秋说话,苗婶就回到厨房洗起碗来,月秋红着脸悄无声息地溜走了。

共 66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件小事写活了几个人物,明暗两条线,明线:一个多疑刁蛮大儿媳月秋处处事事算计着,很怕自己吃亏。因为自己私心重,就一味地怀疑小儿媳小华的所作所为;暗线:小华根本没有出场,却生动形象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她机敏聪明,善良温柔而且善待老人,最后通过苗婶的嘴,让月秋对于自己的问题有了很深的认识。通过人物对话,推动情节发展。很有生活气息,使小说极具特色,谁是谁非一目了然,同一个婆婆,却有着两种说法,小说以小见大,很完整地诠释了善良与爱心才能温暖身边的人。以情打动家人,一篇很温馨的小说,那个没出场的小华,成了作品的主线,明暗之间交相辉映,堪称美文。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嫣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082906】
1 楼 文友: 2012-08-28 17:5 :55 一件小事写活了几个人物,明暗两条线,明线:一个多疑刁蛮大儿媳月秋处处事事算计着,很怕自己吃亏。因为自己私心重,就一味地怀疑小儿媳小华的所作所为;暗线:小华根本没有出场,却生动形象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她机敏聪明,善良温柔而且善待老人,最后通过苗婶的嘴,让月秋对于自己的问题有了很深的认识。通过人物对话,推动情节发展。很有生活气息,使小说极具特色,谁是谁非一目了然,同一个婆婆,却有着两种说法,小说以小见大,很完整地诠释了善良与爱心才能温暖身边的人。情打动家人,一篇很温馨的小说,那个没出场的小华,成了作品的主线,明暗之间交相辉映,堪称美文。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嫣儿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8-29 18:12:14 谢嫣儿。
2 楼 文友: 2012-08-28 19:28:12 先来问好社长!待明日再细细品读。顺祝晚安!
回复2 楼 文友: 2012-08-29 18:12:29 感谢朋友关注。
 楼 文友: 2012-08-28 22:27:26 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务事的复杂性在作者的妙笔下充分展现出来。有猜疑,有隐忍,有刁蛮,也有善良与爱心,理解与宽容。很精彩的小说,学习了。问好社长! 文载道,诗言志,不亦乐乎!
回复  楼 文友: 2012-08-29 18:12:46 呵呵,谢谢红叶。
4 楼 文友: 2012-08-29 17: 9:02 月秋骂婆婆,小华夸婆婆,对婆婆那点钱有不同的思量,对比出善恶丑美。
回复4 楼 文友: 2012-08-29 18:1 :12 感谢朋友的关注,欢迎来海蓝做客,问好。
5 楼 文友: 2012-08- 1 16: 9:29 佳作连连,让人钦慕啊!问好绵妤!
回复5 楼 文友: 2012-08- 1 19: 4:40 问候李老师。复方木香小檗碱片多少钱
孩子流鼻血
儿童口臭
孩子突然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