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鹤岗资讯网 > 美食

黑作坊变网络外卖热门店多交网站几千上排行

发布时间:2019-11-27 04:58:47

黑作坊变络外卖热门店 多交站几千上排行榜

上美食站看评分、打个、叫个外卖,这俨然已经成为很多上班族生活的一部分。然而,这些你知道吗:这些被络授予高分的外卖店,背后卫生状况究竟如何?

据上周浙江之声电台的调查,很多高分外卖店竟是无证无照的黑作坊。这个情况也在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个双休日,钱江晚报对此事进行了再调查。借助上订餐存活下来的黑作坊、无证店铺们,到底谁在监管,如果有问题该找谁?截至钱报发稿,除了相关的站已经承认管理不善,相关职能部门也已经介入调查。

特别提醒,上订餐,最好选择品牌店铺,同时记住杭州食品安全投诉举报96317。

实地走访:14家上热门餐厅,7家地址虚构

如果要给杭州络订餐市场划个热门区域的话,非城西(含西湖区、拱墅区)板块莫属,这里写字楼、大专院校多,络订餐的客户更多,以至于 美团外卖 提供的络订餐,只有西湖和拱墅部分城区才有。

不过,这些热门餐厅很多地址都是虚构的,上有些人形象地称呼这些店为 幽灵饭店 。

上周五,钱江晚报在 饿了么 ()站随机抽取了14家可订餐的外卖店铺进行实地探访,14家店在络上只能看到地址,没有其他信息。

结果令人诧异:竟有7家地址是虚构的!

比如,站地址为教工路59号的 岚香园 餐厅,实际是一个弄堂,内有一家棋牌社、一家茶馆。站地址为教工路93号的 那滋味 餐厅,实际是浙江省农业生态与能源办公室所在地。

7家虚构店铺在现实中到底是什么模样,读者可以看看本版附表。

地址上找不到餐饮店,那我们点的外卖又是从那儿做出来的呢?答案是九莲新村一带的黑作坊。

走进教工路和影业路口,也就是营盘地和九莲庄,这里是典型的 城中村 ,几乎家家都开着餐馆。

中午钱报刚到路口,就看到一辆辆电动车载着各种外卖进进出出。农贸市场附近有不少小吃店,各种外卖盒子就堆在门前的塑料筐里。而厨房里食材随意摆放,灶头上油污横流,到处都积着厚厚的油渍,总之,你只要看见,就再也没有食欲了。

我们这里都是夫妻俩,外地的出来打工,两个人就负责烧饭,然后上接生意。 一位店老板坦言,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健康证等等,统统都是没有的。

便宜实惠是黑作坊最大卖点,消费者质疑订餐平台

订餐平台的热门餐厅,现实里是这样脏乱差、无证又无照的小餐馆黑作坊,食客们知道吗?答案当然是NO!

钱报随即采访了几位常光顾站订餐的消费者,他们表示真没想到看起来很正规的店,其实是黑作坊, 感觉在比较有名的站订餐,应该有保证。 在杭州颐高数码广场开店的小王,天天要点外卖。

钱江晚报注意到,这些订餐站上也提供了很多着名品牌的送餐服务,至少是可以找得到实体店的。但小餐馆的优势在于价格。

浙大西溪校园北区的贾同学算了笔账,品牌店一份套餐往往要20元以上,还有起送金额,而相比之下一些小店多为10元起送,说不定什么时候做活动还赠送大鸡腿和水, 小店的分量大,味道也不是特别差! 这位同学还说道,盒饭总是要换着吃的。

对于钱江晚报发现的问题,不少消费者觉得订餐站负有。 他们起码应该把好关,总该审核一下商户的资质吧?

站承认管理不善,管理部门要求无证作坊限期关停

昨天,钱江晚报也登陆了 饿了么 站(自称中国最大的餐饮O2O平台,创立于2009年4月),尝试申请开店的步骤,发现需要三个基本条件,一有自己的店面,二有营业执照,三有相关的卫生许可证。那么,这些黑作坊又是如何顺利过关的呢?

饿了么 上海总部公关总监李海燕经理给了钱报回复,她证实平台的商户中确实存在一些无证无照的黑作坊。 上周,我们已下架了20多家。对你们反映的商户,我们会尽快进行核实的。

李海燕强调,现在新入的商户都有严格的审核条件,过去会有一些商户的审核把关不严。 这一点上我们存在管理不善,但正在不断完善,我们已经在考虑站先行赔付的政策了,至少要尽我们的能力,保证消费者通过站订餐的安全和卫生。 接下来还会继续排查,欢迎消费者和媒体的监督举报,一经查实立即关闭平台商户。

不仅企业,相关管理部门也行动起来了。

昨天,钱江晚报从相关部门了解到,针对九莲庄范围内的无证无照小餐饮店,杭州市西湖区工商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发出通告,要求限期关停。 九莲庄范围内所有无证无照小餐饮店,立即停止经营活动,自行拆除经营设备。对逾期未自行关停的无证无照小餐饮店,将实施强制取缔。

除此之外,相关部门还设法从根源上打击这些无证餐饮,比如,要求为无证无照小餐饮提供经营场地的房屋产权单位和个人,收回出租房屋。

外卖站的潜规则:商户和站 合作 共赢

饿了么 并非个例,相当一部分的络订餐平台都存在类似问题,包括美团、点我吧、淘点点等等,很多黑作坊都是广撒,会在多个站同时注册营业。有的站甚至主动把黑作坊拉进来。

钱江晚报调查发现,商户和站是个利益共同体,小商小贩成就了站,站则富了小商小贩。

采访中,一些黑作坊的店家坦言,他们开始并不会用电脑,更不会上拉客,是站的销售员主动上门手把手教的。 他们有任务,我们每年要交手续费。他们才不管有没有什么证了,有的直接说多交几千就能上排行榜。订餐的人一多,成本很快回来了。

在这样一个政策下,这种可能就出现了:环境脏乱差、无证又无照的小餐馆,摇身一变成为络订餐平台上的 热门餐厅 。

甚至有名店老板笑着面对钱报,他说自己根本不害怕被曝光。 你今天曝光一个店名,下次我重新取一个不就行了? 他说,上很多不同名称的店,其实挂在同一家店面下的,靠与别人共用一张《餐饮服务许可证》、《营业执照》也能顺利通过核查。

目前,各区域、各类型的订餐、外卖平台也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络订餐的食品监管,也同样遇到了一个新课题。根据现有法律法规,相关部门重点打击的还是被发现的无证餐饮。

特别提醒,消费者在络订餐最好能够选择品牌店,如果发现黑作坊等无证餐饮,可以通过杭州食品安全投诉举报96317反映。本报首席 李阳阳 本报见习 项楚卿 本报通讯员 郑仰中

中医保健
租房资讯
广安笑话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